不成为本市状元不更名

我惧怕关系的改变。那些一丝一毫都不该动摇的幻影是我在精神饥荒时期赖以生存的食粮,隔着久远的年岁,流失出令人安心的气味。但我又无比清楚,我不去改变它,它就要没了。要淡化了。要消失了。张就是最好的例子。我舍不得,我真是舍不得。所以我宁可现在挨着饿劳作,从一片蛮荒里爬出来,扛上骨制的农具,去开拓新的历史。我不想被饿死在过去——不,其实我是想的。

老师显然已经被我(慢得)出神入化的计算速度惊愕到了,他从公司偷来一摞有八个叠起来的一元硬币厚的A4纸,递给我,让我当草稿纸,用完再来见他。

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永别吧。。。

有毒的池泽里/绽出了花朵/巨硕/你的呼喊/有如圣明的旨意/在悠悠众口里/吞吐张合/而我/我是无神论者/
一个历史同人段子。

对太宰治的第一印象是,干净。没有被污染的沉静形貌,一潭鲜有流动的清澈的水。

薄情/书/

“我喜欢你,你知道的..在春季,夏季和秋季。我喜欢你。”
“冬天?喔,冬天不行。冬天是集中全部精力做事情的时候呢。”
“是啊,哪怕用铁锹镐开每一寸冻土,维斯纳女神也没有光临.. 不要徒劳地大声叫嚷,琼斯——你是生来就被赋予了温柔气候和母亲[说到这里时他被短暂地打断了]的小鬼,拥有面包和那些破纸片不代表你和你肮脏的制度能解决一切问题。"
“对了,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莫斯科没有春季,夏季和秋季。”

  推翻我吧——用枪,用剑,用乞求。坐在餐桌旁毫不顾忌礼仪地喋喋不休,在我组织的会议上昂首而去,抓住我的手腕,扼住我的咽喉。做一切你能做的吧,“为了自由”。我会笑着看到最后,然后统统都不接受。

博古X高长虹,鲁迅X韦素园...等我把近代史学好了再来下毒手...

Never Try, Never out——and never let u fade to all.

从不尝试,故而从不失败,也不会让你在我的视野里模糊,模糊成大众一角。

温柔与暴戾的阴影同时蛰伏在阳光下,我的心脏里。我说我在意,说得情真意切,自己都要信了。